• 專訪青年演員凌正輝、龐璐佳:青春是一場美麗的“遇見”
    頭條

    2019-01-17 15:30:21

    我們從試鏡選角聊到臺詞難關,從如何與導演溝通聊到拍攝時的艱難,從對表演的理解聊到喜歡的電影。

      第一次見正輝和璐佳(Lucia)是在電影《很高興遇見·你》首映禮的化妝間。正輝之前在《黃金時代》《大象席地而坐》里,出演了幾個戲份不多的角色;璐佳從小在澳洲長大,演過一些廣告,所以這部電影對于他們來說是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本以為他們面對鏡頭會有一些生澀,但沒想到現場的氛圍特別輕松愉快。璐佳中文不是很好,遇到聽不懂的時候,正輝會向璐佳講解。

      我們從試鏡選角聊到臺詞難關,從如何與導演溝通聊到拍攝時的艱難,從對表演的理解聊到喜歡的電影。因為他們之間的互動,這次專訪進行得十分自然。采訪結束后,正輝和璐佳馬上要準備接下來的紅毯儀式。遠遠地看著他們在聚光燈下微笑,眼神透露著對未來的無限憧憬,就像電影的名字一樣“很高興遇見·你們”。

      

      《很高興遇見·你》劇情介紹

      物理學博士陳丁性格靦腆,不善言辭。相處了五年的初戀女友周影,突然提出分手。回憶起往日種種,他下定決心從悉尼去往凱恩斯尋找女友。因為一場實驗陳丁的腳踝意外受傷,只好在醫生的介紹下與性格外向活潑的小維一同前往。五天的時間,他們經歷了很多,Johnson的闖入也讓這段旅程變得驚險刺激。對于陳丁來說,這場相遇到底是美麗的意外,還是緣分的安排,我們不得而知。


      拍戲對我來說是一件有吸引力的事

     

      Q

      先問一下正輝。你16歲的時候就演了《黃金時代》里蕭紅的弟弟,當時許鞍華導演是怎么找到你的?能講一下這段經歷嗎?

      正輝:我當時在北京的藝術學校讀高一。一開始學音樂,后來轉的表演系,轉系的第一個月,就被選去拍戲了。《黃金時代》的副導演先來學校選了一輪,第二輪是許鞍華導演本人來選。因為當時想演張秀珂這個角色的人特別多,所以導演給我們簡單試了戲。第一輪試完戲以后,還有第二輪,第三輪,一輪一輪篩選,最后確定讓我去演這個角色。

      

      凌正輝飾演蕭紅弟弟

      Q

      當時是用了配音吧?

      正輝:對,是配音。因為我是廣東人,剛從老家過來北京讀書,那時候口音比現在更重,還是演一個東北人。當時我自己也注意不到這些問題,也不太懂拍戲應該什么樣。

      Q

      你還演了《大象席地而坐》,你對胡波導演的印象怎么樣?他在劇組整個的狀態是什么樣的。

      正輝:他就是一個大男孩。大部分時候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沒有長大的孩子一樣,但是他又是一個特別有自己想法的人。我們可能很多時候會說一個人已經成熟了,已經長大了,已經同化成大家喜歡的那個樣子。那他可能就像他的書里面寫的那樣,還是一個大男孩。

      

      胡波導演送給正輝的書,寫在扉頁的話

      Q

      你是在演了這些片子之后,堅定要當演員,還是讀高中時候就這么想?

      正輝:我第一次拍戲就是拍《黃金時代》,我當時對這些東西完全不了解,進了劇組以后感覺一切都特別新奇。不管是服裝,造型,還是拍攝,好像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有一種特別奇怪的吸引力讓我想要去拍戲。所以我是一開始就想當一個演員。

      

      小維跟“我”很像,陳丁跟“我”完全是兩種人

      

      Q

      Lucia,你很小的時候拍過一些廣告,很可愛。《很高興遇見·你》可以說是你的第一部電影,演女主的感覺怎么樣?

      Lucia:那是我13歲拍的,我沒有那么多的拍戲經驗和經歷。剛拍戲的時候也沒有那么多壓力,可能就像正輝說的就是覺得很新奇,什么東西都想去學習。我也沒覺得女主角有多大的光環,是多么難的一件事。很多演員會不斷地試戲,演配角,慢慢地適應。因為我從來沒有拍過戲,反而沒有那么多壓力,可以很輕松地去表演。

      

      劇照

      Q

      你覺得自己跟“小維”像嗎?

      Lucia:我覺得性格上有很多相似點。

      Q

      我覺得你比小維瘦。

      Lucia:是嗎?好開心(笑)。我覺得我現在比拍戲的時候白一點,當時在澳洲拍戲,還是夏天就曬黑了。

      Q

      你覺得正輝像“陳丁”嗎?

      Lucia:完全不像。

      正輝:我本人很鬧,但我在某一方面是學霸,打游戲打得比較好。但是我跟陳丁完全是兩種人,不管是生活習慣,還是整個人的感覺。劇組的很多好朋友,我跟他們一起相處了快兩個月,他們就很清楚地知道我跟陳丁完全是兩種人。我跟他完全沒有相似的地方,除了長的一樣以外。

      

      花絮

      Q

      那你怎么去“抓”陳丁這個角色呢?

      正輝:拍這個戲之前,導演特意帶我去清華大學,跟一些學物理的學生們一起交流。跟他們相處了挺長時間,去觀察他們,如何表達自己熱愛的東西。我們什么都聊,上天入地,各種跟科學物理有關的東西都聊。我就用自己的一些拙見去跟他們聊,發現他們,再去觀察他們如何表達自己熱愛的事情。他們在研究項目的時候,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生活中又是什么樣。

      

      花絮

      大概一個班30個人,可能一學期出校門的次數就兩三次、三四次,已經算非常多了。大部分時候永遠待在實驗室里面,不會踏出學校,可能在實驗室里面度過了一兩個月都不出去。我先跟他們溝通、交流,從生活習慣上去了解他們。然后跟導演交流,去認識到這個角色曾經有什么樣的經歷。

      而且也要通過外在來改變,比如戴眼鏡、格子襯衫什么的。我當時拍戲是純素顏,頭發也不抓,每天醒來以后把頭發弄濕,正常吹干,臉上隨便抹一層潤膚露,就開始拍戲了。

      Q

      Lucia是因為你跟小維本身很像,所以演起來會容易一些嗎?

      Lucia:我覺得李杰導演可能覺得我和小維有很多類似點,所以她選擇了我。但我其實和小維也有很大的區別,主要是她的家庭背景我可能不是那么了解,對我來說有點陌生,因為我小時候很快樂,但是她受過傷害。我通過導演的一些指導去更了解這個人物。


      臺詞對“我們”來說都是個難題


      Q

      這個戲大概拍了多久,你是多久開始適應被拍攝的?

      Lucia:我們拍了32天,開拍前兩個星期就開始住在一起,然后定妝。

      

      花絮

      Q

      所以你是很快就適應了。

      Lucia:對,導演也給我講戲,我慢慢地熟悉角色。

      正輝:我覺得她好像不需要適應。可能因為之前沒拍過戲,不會因為有機器在拍,需要去適應,我覺得她還挺自然。有人會,需要準備好了才行。Lucia之前看劇本的時候,中文完全看不懂,全都是一個一個標注拼音。

      Lucia:因為沒有英文版劇本,我都讓正輝幫我翻譯,我幫他翻譯英文臺詞。我讓他一個個把幾乎整個劇本的中文臺詞所都寫上了拼音。

      正輝:交換的條件就是她教我怎么讀英文。英文臺詞對我來說真的特別難。每當交流劇本的時候,只要聊英文臺詞戲,我就吞吞吐吐,有點逃避。導演說要不先把后面中文的先捋一遍,英文的先空出來,分開來溝通。后來導演就發現我的英文不好,可當時還有大概一周就要開拍了,沒辦法。

      我每天大部分時間,只要在酒店,就和Lucia一起看臺詞,她看中文的,我看英文的。不懂的時候我就問她這個怎么讀,然后她告訴我以后我寫上中文的諧音,就是一個最古老的一個辦法。

      Lucia:哎呀太搞笑,他的那些諧音真的不對。

      正輝:沒有辦法。主要是那一段理論很長,都是一些很專業的術語跟單詞,即使在國外生活過很長時間的人,也不太能了解這些。而且一口氣要把整個劇本最長的三段英文臺詞全都說完,我其實現在都已經忘了講了什么。

      

      劇照

      其實我覺得如果太流利的話,反而其實不太符合陳丁的形象。這個劇本講的是他剛去澳洲不到半年發生的事。其實在國內生活長大的人,即使英文稍微好一點,到了國外生活要去表述很多東西的時候,還是中國式英語的口音。很正常,對吧?我剛去半年,我不可能跟你們說的一樣好。

      而且他成天除了平時在學校研究,也很少出去社交,也很少跟別人用英文交流,跟女朋友交流也是用中文。

      

      一路走來遇到的“奇怪”的人和事,

      讓他們更理解愛

      Q

      你覺得陳丁是在哪一刻或者哪個時間突然對小維開始動心的?

      正輝:到現在都沒有(笑)開玩笑的。我覺得是他們一起的旅途中發生的一次次小觸動吧。因為電影里面陳丁是一個在過往的生活中按部就班的一個人,他覺得一切都應該像之前規劃好的那樣去推進。

      這次旅行對他的人生來說是一次意外,是他沒有預料到的東西,在這個過程中他遇到了一個可能在過去的生活中從來沒有遇見過的一種人,跟她相處的時候不斷地有新的東西出現,去碰撞出一些觸動。在點點滴滴之間,慢慢地就對這個人產生好奇心,去欣賞她。

      Q

      那小維呢?是酒店那場戲嗎?

      Lucia:對,我覺得是在酒店陳丁喝醉了,第一次看到他柔軟的一面,很感動。但其實是通過一件件的小事慢慢跟他產生感情,也可以往前鋪墊,就是他唱歌那場。

      Q

      我在網上看到一篇這部電影的影評,題目是“你相信一見鐘情還是日久生情”,陳丁選擇了小維,你本人更傾向于哪一種感情?

      正輝:很難說,可能我更相信一見鐘情。其實你跟一個人相處一開始沒有那種觸動的話,慢慢可能會成為朋友,或者成為一種依賴和習慣。你意識到你喜歡上這個人,也是某一瞬間觸動到自己,可能你們相處了一段時間后某個時刻的觸動,那也算一見鐘情的感覺嘛。

      Q

      那其實對于小維來說,也是面臨選擇,選擇陳丁還是Johnson? 選擇你自己去大堡礁,還是他跟你一起去?Lucia,你會怎么選?

      Lucia:我肯定不會選Johnson,我會選陳丁,因為他比較靠譜。當然我也不會選正輝(笑)。

      Q

      你們遇到的那個奇怪的一個妻子和兩個丈夫的家庭,你覺得這一段對小維和陳丁的感情來說起到了什么作用?或者你是怎么理解他們這個關系的?

      正輝:其實陳丁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有點奇怪,小維、Johnson、三口之家,對他來說是一種新的認知。我個人認為愛的存在方式有很多種,不是一種很局限的東西。

      愛一個人就一定要在一起嗎?還是說愛一個人就必須是什么樣子?沒有辦法定義,我也沒有那么強大的閱歷去給出一個很好的答案。但我覺得愛是多樣的,是一種很廣義的東西,不是局限于某一種才算愛。

      

      劇照

      老夫婦他們的那種相處方式,你能感覺到她對前任和現任,都有愛在里面。如果沒有愛做基礎去支撐的話,她不會去做那種選擇。陳丁之前根本不了解這些,他覺得跟周影在一起就很好,還是初戀。所以陳丁會問老夫婦那些問題,他想知道為什么可以這樣。對他來說也算一種很大的認知上的改變。


      觀眾看的是結果,但實際拍攝時遇到了很多難題


      Q

      比如說有沒有哪場戲,你們是這樣想,導演可能是另外一個打算。

      正輝:導演很清楚她想拍成什么樣子。我作為一個參與到這部電影里面的演員來說,首先我覺得這部電影它肯定可以更好。在有限的條件下,導演已經做了她的最大努力。

      有一段時間我有過抱怨,就覺得這場戲可以更好,為什么不多拍兩條呢?導演,要考慮的因素太多了,我只需要把戲演好。但是很多時候取決于當下的拍攝環境和條件,不允許你去做太多,這場戲占用太多時間的話,下面兩場就沒有辦法正常推進。導演也做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妥協,取舍一些東西。

      后來看到成片我其實挺驚訝的,在當時那樣的條件下能夠拍成這樣真的很不錯。電影對觀眾來說是一個結果的東西,演員經歷的是結果之前的東西。觀眾不需要去了解你拍的時候有多艱苦。但確實拍的時候我們經常就是兩輛車開到一個地方,覺得不錯,就下車開始拍這場戲了。

      

      花絮

      Lucia:攝影師就坐在前面那個車的后備箱里,拍我們。

      正輝:可能開了一天已經很累了,但是后天要拍的那個場景用不了,我們只能在居住環境的附近看有沒有比較合適的地方,當下就拍。很多時候我倆已經累得不行,快要死掉了。

      我們平時出行就用戲里面的那輛車,當時是澳洲的夏天特別熱,快40℃。導演說你們看一下那場戲的詞,一會我們就拍。我當時覺得一切不是按部就班來的,很多時候真的很像一群想要干好一件事情的人聚在一起做事。另外我們團隊就十幾個人,也不大。

      

      導演在現場給Lucia(左)和正輝(右)講戲

      Q

      那導演怎么跟你講戲,用英文嗎?

      Lucia:對,導演中英文都會。主要我從小在澳洲長大,中文不太懂,導演就用英文給我講。她用很多真實的一些例子去講小維的家庭背景,把這個故事都給我講出來,小維小時候、幾歲的時候發生的事。我作為演員可以去找那個情感,這種方式挺好的。

      我剛讀完劇本對小維的經歷感覺挺陌生的,通過導演的指導完成了拍攝。

      

      導演李杰(右)為Lucia講戲

      Q

      你覺得最感動的是哪場戲?

      Lucia:那場篝火的戲吧。那場戲拍出來,我覺得挺滿意,那個氛圍挺好。

      

      劇照

      Q

      正輝,你覺得最難的呢?

      正輝:可能是講大段英文的那場,確實是一種主觀原因。另外就是我跟周影分手的那場戲,我那個時候對劇本了解度沒有那么高,十八九歲真的不太懂這種感情。他跟周影有很多話想說,但在這個過程中他不斷地認識到新的東西,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了。就像你想跟一個人說很多話,但見面的時候突然說不出口了。

      

      劇照

      但那場戲臺詞還挺多的,挺難的。如果處理不好,就好像兩個人在簡單地聊天。現在再回看的話肯定有遺憾,我對他有更多了解的話,可能會表現得更好。

      Q

      你平時比較喜歡看哪些類型或者哪些演員的作品?

      正輝:我看的電影其實挺雜的。但是比較喜歡看文藝片,像侯孝賢導演、是枝裕和、楊德昌。其實我很喜歡畢贛,特別喜歡他拍的《路邊野餐》。

      我當時跟李杰導演一起去看的,激動得想站起來,哇怎么拍成這樣子,我太喜歡了。其實這種電影導演的話語權很多,對演員來說表現的東西會比較少一點,但你又很想存在于那種電影里。

      Q

      Lucia呢?比較喜歡看什么?

      Lucia:外國片我看的比較多,主要是喜歡某些導演的風格。像《蝙蝠俠》的演小丑的希斯·萊杰,他是澳洲人,我很喜歡。

      Q

      最想嘗試什么角色?

      Lucia:我想演警察,還有偵探。

      正輝:我比較喜歡現實題材,不在乎角色,能反映當下的東西都挺有興趣。

      Lucia:你會拍古代片嗎?我很好奇。

      正輝:看你片酬啦(笑),我不知道。可能演員最想拍的是跟生活中不一樣的。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么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南方98网 河南快3开奖基本走势 英超队徽音乐 福建体彩 山东11选5一定牛推荐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必赢真人龙虎斗开户 今晚东方6十1开奖号码 北京pk10赛车直播开奖记录 黑龙江36选7几点开奖 快乐12必中5码的方法 3d试机号列表 体彩浙江11选5 云南11选5开奖号下载 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